短篇感人鬼故事小说

发布时间:2021-10-16
短篇感人鬼故事小说

  鬼故事也不止有恐怖灵异类,还有感人的,不知您读过没有?下面是小编为大家准备的短篇感人鬼故事小说,希望大家喜欢!

  短篇感人鬼故事小说篇一

  从小就听人说过很多灵异的故事,也看过好多林正英的电影,所以想借着这个地方说说儿时听小伙伴说的一些故事。有些如今听起来很假,但是当时的我还是实实在在的吓到了。

  先讲一个我朋友跟我说的故事,有点像倩女幽魂里的情节。

  大概是小学二年级的时候,我们六个女孩子聚在一起聊天,美琳说要讲一个她前几天遇见的事。那是夏天的时候,天气很热,农村地面经常会在最热的午后和最需要灯火的夜晚停电。美琳说那天晚上八点多停电了,她们一家人上去楼顶纳凉。

  那是差不多十四年前了,潮汕地区的房子大部分都是一层的平房,楼顶是可以晒东西和玩乐的空地。

  那天晚上,美琳家五个孩子和妈妈在楼顶聊天说话。爸爸是工人,还没回家。聊着聊着,妈妈忽然说下去吧,快点。孩子们不解,但是妈妈的态度很强硬,虽然还是很热,但因为妈妈的态度很强硬,她们只好下去了。

  美琳是家里唯一的女孩,也是排行最小的。回到客厅还没有来电,妈妈让小孩把房间里的蜡烛全点上,房间里也要放蜡烛。

  然后让小孩都在客厅里坐着玩,美琳问妈妈为什么要这么早下来,没电真的很热。妈妈说太晚了,在楼顶吹风会着凉。

  其实那天晚上妈妈是看见了不正常的事情,但是她怕吓到孩子们,于是就说谎。

  在客厅待了没多久,外面响起敲门声,她们以为是爸爸回来了,就赶紧去开门。但是,外面没人。可能是邻居敲错门了,或者是恶作剧,所以没有在意。

  但是,没过多久,又响起敲门声,再次开门之后还是没有人。接着第三次敲门,这次没有人敢去开门了。美琳说她那时候很怕,因为家里除了妈妈和四个同样是小孩的哥哥之外,没有可以依靠的人。

  敲门声越来越大声,越来越急,然后她们听见有人在喊开门,一家人惊出一身冷汗。美琳说她仔细听之后觉得声音很像是爸爸,然后又听见外面的人在喊妈妈的名字,开门真的是爸爸。

  爸爸回来之后没多久就来电了。(在这次来电之前也来了几分钟的电,但是敲门声一响起就没电。我漏了写。)来电之后,妈妈把房间所有的灯都打开,然后问爸爸什么时候回来的,敲了多久的门。爸爸说刚回来,敲门没人开,就喊人,喊了两句你们就来开门了。

  农村地面经常会发生一些奇怪的事,于是这件事也没太放在心上。

  美琳也没把这件事当回事,但是,有一次她和妈妈聊天,妈妈说那天晚上她看见旁边的竹林顶上有个穿红色衣服的女人在飘。

  当时听见这个之后我吓坏了,导致我到现在还怕竹林。但是,后来长大了想想,在竹林上飘的红衣女子不是倩女幽魂里的小倩吗?呵呵,这样想之后我的童年阴影好像并不存在了。

  而且,我一直认为大晚上的看见竹林上飘着物体,好像并不现实,在全村黑暗,零星烛火的夜里,要有多好的视力才能见着。

  这件事就跟我看过的林正英的那些恐怖电影一样,通过视线传入脑海,想忘的时候总是异常清晰的浮现在脑海中。随着时间的流逝,随着新故事的传播,这个故事被一点一点地从我脑海中排挤出去。

  我从四年级就去了深圳,很久没有再回去。后来回去了,因为丢失了联系方式,所以没有和六个小伙伴聚到。高中我回到家乡的另一个小城读书,在那年大年三十晚上,在家外的马路上遇见了小时候的伙伴,然后聚在了一起。约好初三去爬山。山在美琳家那边的小村里,那是我第一次去美琳家,也是我第一次在大白天忽然感觉到害怕。

  美琳家在巷子最后面,家后是一片茂密的竹林。家与竹林相连。于是,那个被遗忘的故事又浮现在我的脑海中。多年前的夜晚,红衣女子在这片竹林上飘荡。

  短篇感人鬼故事小说篇二

  窦子腾刚做知县不久,母亲就突然生起病来。窦子腾是个孝子,他四处请医问药,可母亲的病不仅不见好转,还越来越严重了。后来,窦子腾遇到个游方郎中,送他一个偏方

  窦子腾倾尽自己的家产弄到偏方,母亲吃下两服药后,病情果然大有好转。这让窦子腾又喜又忧,忧的是单凭自己的月俸,担负不起那昂贵的药费。这天晚上,窦子腾因为心烦睡不着觉,就起床在院子里转。转着转着,就转到了大街上。正是月圆之夜,窦子腾无精打采地走在大街上。转过街角时,他看到街边树下坐着一个人,窦子腾好奇,就走过去询问。坐在树下的是个中年男子,他告诉窦子腾,近来遇到些烦心事睡不着。这半夜三更的,竟然也有人跟他一样!

  中年男子叫范景,当知道窦子腾是本县知县时,他高兴地说:“我年轻时也做过一任知县!”一听范景也做过官,窦子腾立即觉得又跟他近了许多,两人越聊越觉得投缘,窦子腾便不由自主把自己眼下的境况告诉了范景。“唉,老哥,你说,有啥办法能搞来钱啊?”窦子腾无奈地说。“办法有,就怕你不敢!”范景慢悠悠地说。一听有办法,窦子腾立即问是什么办法。“你守着一座金山不用!忠孝不能两全!你要做清官,就负担不起老娘的药费!”“这万万使不得!”窦子腾摆着手说。“那我就没办法了!是做清官,还是要老娘的命,你只能选一个!”范景说。窦子腾一时左右为难。

  几天以后,娘的药吃完了,窦子腾思来想去,最终决定,从税款里先拿一些钱救老娘,以后慢慢来还。一天夜里,窦子腾去街上找范景支招。范景就像知道窦子腾会找他一样,范景给窦子腾支了很多怎么欺上瞒下的招数,窦子腾一一试来,效果都不错。从此,每当遇到什么拿不准的事儿,他就会在夜深人静时,去街上找范景,而每次都不会让他失望。

  这一天,又是一个月圆之夜,窦子腾又悄悄去找范景。两人正聊得火热时,突然有人在一旁说道:“景表哥,别来无恙啊!”听到说话声,范景先打了个哆嗦,两人扭头一看,原来是个五十开外的老太太。“娘,你怎么还没睡?”窦子腾吃惊地问。“你做了让娘不安心的事,娘怎么能睡得着!”“梅、梅表妹!”范景吃惊地喊道。“难为表哥还认识梅子!”老太太道了个万福:“表哥,恕表妹言语冲撞,但为了腾儿,我不得不说!你的仕途早就到头了,可腾儿才刚刚开始!难道,表哥忘了当初的你么?”“我不知道这就是甥儿,表妹恕罪!”范景说完,倒退几步,走进暗影里,不见了!范景竟然是鬼!“娘,这、这是怎么回事?”窦子腾结结巴巴地说。“跟娘回去,娘会告诉你!”回到家里,娘拉下脸来呵斥窦子腾:“给我跪下!”“娘!”窦子腾喊了声,乖乖地跪了下去。“腾儿,你是个孝顺孩子,娘活着还不如死了!”母亲哽咽着说。“娘,儿知错了!你打儿一顿出出气吧!”窦子腾说完,拿过一根擀面杖给娘。娘高高举起擀面杖,没等砸下来,自己先哭了:“腾儿,娘是真的害怕,你走了你景表舅的路子啊!”

  范景是窦子腾母亲的姨表哥,因为家境困难,读书时家里特别穷,去赶考还借了不少钱。做了知县后,也是穷怕了,范景利用所有的机会贪污、受贿,到处搂钱,直到后来,因为贪占额太大被告发。范景就想舍己救家,一天夜里,他就在街边树上上了吊。实指望,自己一死,皇上就会既往不咎,哪知雍正爷特别痛恨贪官污吏,死了也不放过,不仅抄没了范景所有家产,还把范景家人罚做苦力,以补余下的亏空。

  “腾儿,娘知道你孝顺,可你这么做,真要……娘就成了咱们窦家的罪人了!”母亲忍不住泪流满面。“娘,儿错了!”窦子腾双膝代脚,爬到娘脚下,以头磕地,求娘的原谅。

  “起来吧!眼下重要的是赶紧补上亏空!”老人抹了把泪,翻出一个小匣子,“这些首饰,是我出嫁时,你外祖母给我的陪嫁,拿去卖了补亏!”“娘,这个使不得!这是您老对外祖母的念想啊!”窦子腾不接。“这些都是身外之物!你是想跟你景舅舅一样,整得家破人亡才安心么?腾儿,做了初一就有十五!欠了的总有一天要还!”老太太气呼呼地训斥儿子。

  窦子腾变卖了母亲和妻子的首饰,又向亲朋借了一些钱,才把亏空补满。自此,母亲对窦子腾严加鞭策,不敢有丝毫疏忽。在娘的严厉监督之下,窦子腾再也没敢把手“伸出去”。

  安全到了任期,因为任期清廉,窦子腾被提升为知州,去往他处赴任。收拾行囊,准备离开的头天晚上,窦子腾怎么也睡不着,一个人在衙门里转,几年下来,他对这里的一草一木,都充满了留恋之情。

  来到后角门口,窦子腾推开了角门,他要在离开之前,见见那个差点儿引他误入歧途的人。走到街边那棵树下,那个鬼影果然还在那里!

  “表舅别来无恙!”窦子腾深施一礼。“甥儿多礼了!我知道你今晚会来,已经等你好久了!”范景向后退了几步说。

  “表舅有话请讲!”窦子腾恭敬地说。范景告诉窦子腾,死后他才知道,阴间最不受待见的就是贪官污吏,阎王爷告诉他,在二十年里,他必须找到一个比他还贪的人替代,才能进入下一个轮回,否则他将会魂飞魄散,在天地间荡然无存。

  “你的上几任都是正人君子,清正廉明,他们的正气让我无法靠近。你刚来时,也是一身正气,可有一天,我窥见了你矛盾的心理,我知道,这个时候,你是无法抵抗诱惑的,我便费尽心机引诱你!”停了一下,范景接着告诉窦子腾,每一个人的额前都有盏护身灯,如果一个人心地纯正,那盏灯就特别亮,照得鬼怪邪祟不能靠近。但当一个人心中有了私心杂念,他额前的灯就会黯淡,这时候,就会很容易被邪祟鬼怪侵入。

  “幸亏你有个深明大义的娘,才让你额前的护身灯又亮了!甥儿,今晚一别就是永远!仕途诱惑太多,你一定要记住一点,只要你清正廉明,就会天地可鉴!人可以欺人,但不可以欺天!”随着范景的话语,窦子腾发现,他的身影越来越淡。

  “今天,就是二十年的期限,我马上就要魂飞魄散了!告诉你这些,就当舅舅向你赎当初诱惑你的罪过,你要切记!切记!切记!”范景说完,身影便成了一股烟,被微风吹走了!留下窦子腾愣愣地站在那里,不知道刚刚发生的一切,是不是真的。

  “每个人的额前都有一盏护身灯!”想起范景的话,窦子腾禁不住流下了泪,他觉得今生今世,娘就是他额前那盏护身灯!

  短篇感人鬼故事小说篇三

  这年春末夏初,我生了一场莫名奇妙的病。这场看似平常的小感冒,竟让我在医院里折腾了两个多月。

  得病初期,我住进市医院急诊科。这是一幢老式的三层砖混楼,看上去已有百年历史,外观虽显陈旧但内部格局还是不错的。或许是在急诊科经历的生生死死太多,以至于其他科室都早搬进医院新区了,惟独留它在这座老式的楼房里。我住的病房在二楼尽头左边第一间,斜对面是卫生间,走廊的另一尽头是医生办公室和手术室。

  我的这间病房虽有点偏僻,但通风好阳光足,并且窗子外面爬满了好多绿盈盈的爬山虎。这片生机盎然的绿色,多少让我饱受病患折磨的心情,生出些许快乐念头。

  在医院住久了,看在眼里的生生死死,真的让人觉得人生的苦痛无边,悲喜无常。住了二十多天的医院,我的病因一直不明朗,咳嗽声依然没完没了。每天难忍的咳嗽让我感觉心肺间就好像揣了一个大气球般难受。让我极度郁闷的是,同一间病房的人都进出了好几拨,惟我一个人丝毫没挪窝的迹象。医生最后一次会诊后,决定把我转到上一级医院进行治疗。

  也许是病久了身体虚弱的缘故,以致于在转院的头一天晚上,我能遇见他和她。

  那天下午,医院下达了转院通知后,陪护的女友回家去收拾换洗衣物。

  傍晚的时候,女友被一场滂沱大雨阻断,看着又是雷电又是风暴的,我就让她别再回医院,等第二天一早再赶过来。

  这是一场人们渴盼了太久的春雨,一直哗啦啦下个不停。雨声催人睡,病房里没说话的对象很无聊,我躺床上看了会书,在不自觉间睡了过去。

  八点一刻,小护士来查房,我清醒了半个多小时,接着前边的内容又看了会书,又在不知觉间睡过去了。

  “叔叔。”迷迷糊糊中我听见一个小孩子的声音。

  一个激灵我睁开眼睛,惊吓之下我没完全清醒过来。我睁大眼睛环视了一下周围,才猛然想起这间病房里目前就只躺着我一个病人。十几秒后,我重又闭上眼睛继续睡。

  “叔叔。”这一次我没听错,真的是一个小孩子的声音。

  我一个翻身从床上坐了起来。在我的病床后面,果真有一个四、五岁的小男孩,捂着肚子蹲在地上,他仰望我的小脸脏兮兮的,头发衣服裤子也是污迹斑斑,大下雨天的还赤着个脚。

  哪里来的孩子,夜半三更的还到处乱跑,家长难道不担心吗?我心里暗暗骂道。

  “叔叔,我找不到我妈妈了。”小男孩的声音里夹杂着一些哭音。

  “你妈妈是在这里住院吗?她住哪一个科?”我问他。因为我确信,今晚在睡过去之前,我从没见过这个小男孩,也没听到过有病人家属找小孩子,可以肯定他不是我这楼里跑丢的孩子。

  见他一直蹲着捂肚子,我下床来问他,“是不是肚子痛?”

  小男孩说:“我妈妈是吴梅梅,我要找她。”他几乎要哭了。

  看他浑身脏脏的小模样,我心里不由得又责怪起那个不负责任的妈妈来。我向他伸出手去说:“来,叔叔带你去找妈妈。”我准备把他带到走廊那边的护士站去。

  出了病房门,也许是下雨的缘故,走廊上吹过来一阵冷嗖嗖的风,打了个冷颤后,我突然有点尿急。走过卫生间时,我让小男孩等在门口,自己进去方便。还没等我回转,就听到外面有一个女人在冲我们这边喊。

  我急步回到门口,看见有一个女人在我们相对的走廊里出现。

  “小x。”对面的女人又喊了一声,我没听清楚她叫的是什么,却看见门口的小男孩已朝着她跑过去。

  “你到处乱跑,妈妈到处找你。”那个女人一把搂抱住小男孩,埋怨的声音传了过来,声音又急又脆。 “给孩子穿上鞋子,小心会有碎玻璃扎脚。”我跟上去忍不住告诫了一声,女人似乎向我笑了笑,牵着孩子的手下楼去了。

  那个妈妈虽然没来到我面前,但就着走道的灯光看,她整个人似乎也是脏兮兮的,身上到处都是污迹,头发也乱糟糟的。这般模样的妈妈,怪不得会把孩子带得那样的可怜。

  这场大雨一直下到第二天凌晨才停止,等一早赶来和我汇合的女友上了救护车后,我才发现跟车的小护士满脸疲惫不堪。一问才知昨晚她替小姐妹倒夜班,从接班就忙到了天亮。

  她惨白着脸色说,都是这场大雨惹的祸,市郊出了一场连环大车祸,急诊这边送来五个,最后结果三生两死。最可怜的是死了的那对母子。母亲很年轻,那孩子挺可怜的,轧到了肚子,送来没多久就死了。妈妈还抢救了大半夜,呼吸和心跳一直时断时续,一整夜累得我们够呛,最终回天无力。

  那个瞬间里,我敢肯定我的脸色绝对也是惨白的,脑袋像充了气一样的膨胀起来。我想起了昨夜的小男孩和那个脏兮兮的妈妈。粗略算了下,我见到他们的时候正好与车祸后的时间相吻合。

  “那个女人叫什么名字?”天知道,鬼使神差的我问出了这个问题。

  “吴梅梅,跟我同学的名字一模一样,这个我记得清楚。”小护士脱口说,紧接着又好奇的问,“是你认识的人?”

  我没法回答她,因为我的咳嗽声又激烈起来了,感觉咳得我心肺都快掉出来,咳得天也旋地也转了。

  后来,就此事我咨询了长辈。他们异口同声地说:“可怜天下父母心!当时那妈妈在抢救时的呼吸、心跳时断时续,那是她在找自己的孩子。找到了,她才能安心地离开。”

  在心里,我也便释然了。医院本是生老病死的场所,在那个雨夜,不管我是否真的遇见过他和她,那位母亲都是值得敬重的。
 

  看了“短篇感人鬼故事小说”的人还看了:

1.短篇校园恐怖故事大全精选

2.短篇恐怖故事合集精选5篇

3.短篇超吓人的宿舍鬼故事

4.短篇爱情鬼故事